關於此文:這篇文章介紹了由玄奘大學應用心理學系高旭繁教授所主持的科技部101年度性別與科技研究計畫「當新好男人遇上新時代女性?夫妻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決策與適應後果」之研究成果。已發表於《東亞學術研究》,故本文摘錄並改寫自高旭繁等人(2016)的:〈當新好男人遇上新時代女性?夫妻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決策與適應後果〉一文,合先敘明。
 
作者/高旭繁(玄奘大學應用心理學系教授)
 
 
夫妻的日常
 
這是一個女性友人跟我分享她多年來的心結:「我家就我跟我妹兩個小孩。每逢過年,我就非常介意為什麼我不能回我家吃年夜飯,卻要回我先生家。我先生是家裏有兩個姊姊一個弟弟。我當然知道是傳統,但當婆家熱熱鬧鬧時,我想到我父母孤單兩個人,心裡就不舒服。」她又說道:「接下來是初三到初五的出遊,先生會覺得好不容易姊姊們都回來了,要安排全家旅遊。可是我也想跟我妹及我父母出遊啊!」
 
以上這樣的場景,您是否覺得似曾相識?相關的場景還包括,兒子帶著媳婦回婆家吃年夜飯,究竟該是婆婆下廚還是媳婦下廚?飯後該由老公洗碗還是老婆洗碗?母親節、父親節要回婆家還是娘家慶祝?當然,很多家庭面對上述的問題已經有許多解決方式,譬如兩家輪流,甚至關係好的還可以請親家一起住、一起出遊。不過要能這樣因應,很多人可能就會說:「那也要她/他願意配合」、「我公公/婆婆/丈人/丈母娘或他們家,不可能啦!」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在現代化的浪潮下,隨著時代的快速變遷,台灣社會許多傳統觀念及習俗都在解構中;每個華人都有某些程度的現代化,但也同時保有某種程度的傳統性。在夫妻的世界裡,如果雙方對於社會變遷的理解、接受、乃至調整的幅度與速度不同,都可能對婚姻關係帶來衝擊。不過,華人的所作所為,其實是相當重視情境脈絡的,即所謂的「見機行事」(高旭繁,2013)。因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思考,在社會變遷的脈絡下,夫妻面對不同情境下的決策之契合與否,會對婚姻適應帶來怎麼樣的衝擊。
 
華人的情境取向
 
華人究竟多會「見機行事」呢?回到上述的場景,在兩性平等的小家庭裡,老公可能承擔了許多家庭勞務;但回到了婆家,情況就變成老婆要扮演一下辛勤家務的好媳婦。顯然,在自家及婆家,不同的情境就要有不同的作為,才能免於衝突並滿足他人期待,也才能相安無事。以研究觀點而言,旅美人類學者許烺光(Hsu,1981)即指出,華人有一種以情境為中心的傾向,他稱之為「情境取向(situationalism)」,即「見機行事」。許多研究均發現,相較於西方人,華人較容易受情境脈絡的影響。
 
筆者曾整理出當代華人社會具傳統文化元素的主要情境(如「以和為貴」、「孝親順長」…等),以及具西方文化元素的主要情境(如「直接表達」、「尊重個人」…等)。後續研究也發現,在社會變遷的過程中,華人面對具有強烈文化價值的情境時,其行為將受情境脈絡影響(高旭繁,2013)。
 
有趣的是,夫妻雙方在上述兩類情境下的行為決策相契合嗎?如果夫妻「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對婚姻適應會產生怎麼樣的影響?合則如何,不合又如何?
 
242對夫妻的世界
 
在筆者的研究中(高旭繁等人,2016),參與者主要是居住於桃竹苗及台中地區、育有未成年子女、且雙方皆有全職工作之242對夫妻,平均年齡為38.71歲,年齡層以31~40歲為最多,佔全樣本的53.9%。丈夫平均年齡為39.73歲;妻子平均年齡為37.68歲。丈夫平均年齡大於妻子。
 
上述參與者中,受教育年數的平均值為15.24年;高中程度者佔20.4%;專科程度者佔19.2%;大學程度者佔38.5%;研究所程度者佔21.9%。教育程度以大學程度者為最多,而丈夫的教育程度平均高於妻子。
 
育有子女數為1至4個,以2個孩子最多,佔53.8%。最年幼子女以學齡前最多,佔49.8%;國小階段佔28.5%;中學階段佔21.7%。最年幼子女以學齡前階段的家庭為最多。
 
本研究採用問卷調查法。我們請這些夫妻完成「不同生活情境下的決策契合度」、「婚姻適應」(分為「衝突嚴重性」及「婚姻滿意度」)兩量表,並控制其「自我觀」(含「個人取向」及「社會取向」),以分析夫妻主觀及客觀的決策差距對其婚姻適應的影響。上述工具在過去研究及本研究中,均有不錯的信度及效度。
 
統計分析包含相關及迴歸分析,結果(詳參表1)發現:(1)夫妻的主觀決策差異皆會影響各自的婚姻適應;(2)在控制自我觀後,丈夫的主觀決策差異可預測婚姻適應結果;(3)相較於丈夫,妻子較易受丈夫影響。
 
表1 夫妻婚姻適應之預測因子
依變項 丈夫衝突嚴重性 丈夫婚姻滿意度 妻子衝突嚴重性 妻子婚姻滿意度
有效預測變項 丈夫主觀差距
夫社會取向自我觀
妻社會取向自我觀
丈夫主觀差距
妻社會取向自我觀
丈夫主觀差距
妻子主觀差距
妻社會取向自我觀
妻個人取向自我觀
丈夫主觀差距
妻子主觀差距
 
合則樂,不合則怒,然後呢?
 
綜合上述研究結果發現,夫妻之間契合與否確實影響著婚姻適應。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差距的影響多半是因為主觀的知覺而非客觀的差距。換言之,夫妻的決策可能無實質上的差距,但會因彼此已認定對方一定如何,而產生後續結果。因此,夫妻之間需要更多的實質溝通,減少臆測,將彼此真正的想法表達出來,才能避免主觀的自以為是產生無謂的衝突或不滿。
 
另一個特別的結果是,除了受自身的主觀感受影響之外,妻子的婚姻適應較易受丈夫主觀差距的影響;反之丈夫則不受妻子影響。這或許是因為丈夫若知覺到差距,便會先想辦法處理,當然也可能將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妻子,因而造成妻子更多適應上的問題,同時丈夫自己當然也不好受。反而,妻子較能將所知覺到的差距隱忍,因此不會放大此差距的影響。
 
不過,此研究的對象畢竟偏屬年輕且有高學歷的夫妻。關於各種不同樣貌的夫妻世界,筆者期待有更多相關研究投入。
 
 
按此下載看完整的「當新好男人遇上新時代女性?夫妻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決策與適應後果」成果報告!
 
參考資料:
  1. 高旭繁(2103)。〈忠於自我或見機行事?華人關鍵情境下的行為差異〉,《本土心理研究》,40: 3-44。
  2. 高旭繁、歐美霞、張惠鈞、秦國揚(2016)。〈當新好男人遇上新時代女性?夫妻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決策與適應後果〉,《東亞學術研究》,1: 91-112。
  3. Hsu, F. L. K.(許烺光)(1981). American and Chinese: Passage to differences (3rd ed.).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