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此文:這篇文章介紹了由國立暨南大學課程教學與科技研究所謝淑敏副教授所主持的科技部102年度性別與科技研究計畫「角色楷模學習輔導方案應用於科技領域女性大學生之成效研究」之研究成果。本文內容部分研究曾發表於謝淑敏(2014)。角色楷模學習輔導方案應用於科技領域大學生之成效研究。教育研究與發展期刊,10(4),47-78 。
 
作者/謝淑敏(國立暨南大學課程教學與科技研究所副教授)
 
 
面對全球化競爭,促進女性參與科技業有助驅動各國經濟成長與國家競爭力。然而,「管漏現象」在科學學習過程中卻很常發生,即女性流失比例遠大於男性。這也顯示,在STEM(science,科學;technology,科技;engineering,工程;mathematics,數學)領域中,專業人力的性別差距是我們需要克服的挑戰之一。
 
為何女性流失的比例多於男性?
 
要鼓勵女性將科研專業當做生涯發展的目標,我們須協助更多女學生盡可能於中學階段就克服科學學習的性別刻版印象威脅;因為到了大學階段,社會文化中的性別期望差異及女性學習科學的低自我效能感,更容易導致女學生離開科技領域。蔡麗玲(2010)即指出,有些女性受到社會刻板印象影響而自我設限,例如女性數理資優生因未來想兼顧婚姻與家庭而離開資優領域,轉向非專業工作。也就是說,期待女性負擔較多家庭照顧責任的傳統性別角色觀念,窄化了女性的生涯選擇。
 
也有學者發現,在大學科學課程中,女性作為少數族群的適應問題會影響自我效能感,使其投入的信心低落。如楊龍立(1996)即認為,科學教學、課程內容與難度、科學專家男性形象與文化現象等差異,是造成男女修讀科學課程人數、興趣以及態度出現差異的主因。
 
科學教育應重視女性科學楷模的提供
 
歸納上述STEM領域中女性容易流失的原因,我認為,提供科學學習的角色楷模有其必要。「楷模」是Bandura(1977)社會認知論的重要概念,強調對楷模的觀察學習有助於建立自我效能感。Gibson(2004)提出不同類型的楷模對自我效能感的幫助。我認為其具有參考價值。三種楷模的差異詳如表一。
 
表一、三種楷模定義與特質的差異
三種楷模 行為楷模 角色楷模 良師輔導
定義 觀察學習、目標可及、想要學習 認同與社會比較、知覺與提高相似性 互動與投入、指導生涯進步
屬性 工作技能、示範行為表現 角色期望、增進自我概念 生涯輔導功能、心理支持與社會化功能
互動時間 短期 因人而異 長期
 
Milgram(2011)認為,要提高女性投入科學職涯的意願,須提供女性楷模的成功典範,像是能完成工作並保有生活。我希望利用角色楷模傳遞女性平衡工作與生活、實現生涯選擇、獲得喜悅、滿足興趣並兼顧家庭的故事,來降低女性在大學及科學專業的流失問題。其中包括在科學興趣萌芽階段提供支持性楷模;在生涯目標立定階段提供激勵性楷模;以及在科學專業投入階段提供師徒傳授之良師楷模。
 
一個提供女性科學楷模的性別教育課程
 
我嘗試在性別教育課程中探討科學學習的性別議題,並運用了激勵性楷模、支持性楷模、良師輔導來幫助大學生進行角色楷模學習,詳如表二。
 
表二、科技領域角色楷模學習輔導方案之學習主題與角色楷模教學運用
方案架構 性別與科技文化 性別與科學興趣探索 生涯楷模與職涯目標
運用之楷模類型 激勵性楷模 支持性楷模 良師輔導
提供學習之楷模人物 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科學家瑪里·居禮、異類遺傳學家麥克林托克、Facebook營運長雪莉桑德柏格等 協助其探索科學興趣、能力、價值並形塑目標的重要他人,如父母、師長、同儕 學習達人、職場達人、科技領域良師等
教學方法與素材 多媒體、書籍、繪本及投影片簡報等 分組討論、自主學習、撰寫科學學習歷程中受重要他人影響之學習單 進行科技領域學習楷模的生涯訪談,並以簡報分享與討論
 
科技學習領域應更重視女性角色楷模的運用!
 
在經過一學期的課程後,我從參與學生的心得訪談中發現,透過三種楷模能幫助學生學習如何訂定學習策略與提升自我效能感。內容如下:
 
1. 學習策略的進步:
 
(1)讀書策略的收穫:學生們學會了訂定讀書計畫、作筆記、批判思考、自我監督、有效抒壓等方法。例如學生小宣表示:「從中獲取許多良益的學習方法。平常要監督自己看書,每天養成讀書習慣,學完一個科目須再研究是否能充分掌握重點。不瞭解處利用空閒與同學討論或與教授約時間鑽研,可增強對不瞭解的事物努力找尋答案的學習精神。」
 
(2)學習行為的改變:學生經由同儕學習,在訂目標、時間管理、重點整理與自主學習等行為有所改變。例如學生小和表示:「透過訪問,知道達人能在休閒與課業做平衡的經驗後,更瞭解如何培養自主學習能力與掌握休憩時間。同時也意識到讀書環境會深刻影響讀書意願。自制力夠好,環境很難影響你;若自制力不夠好,選一個好的讀書環境就是重要課題。」
 
2. 自我效能感的提升:
 
(1)對科技文化的覺察與反思:學生在課堂活動中覺察到科技領域對女性的刻板印象與職場的「親善型性別歧視」,但也同時觀察到女性逐漸在科技業嶄露頭角、擺脫刻板印象束縛並能依興趣選擇職業之情況。例如來自土木系的小瑜表示:「雖說我們以後的職業必須時常在太陽底下工作,但同樣地,做業務、考察也時常要在太陽底下。每個行業都是平等的,沒有一個行業是比較輕鬆的。再說,科技業也有許多女性是公司經理;也有很多男性成為文學獎得主。依個人興趣選擇職業是很重要的,只要有興趣自然會認真做到最好,得到肯定,與性別無關。」
 
(2)對科技職涯的困境與因應:學生從課堂活動中了解女性生涯發展的挑戰,但也從職場楷模身上學習立定生涯願景和問題解決能力,建立面對職場性別歧視與成功因應的信心。例如學生小琦在訪談心得中表示:「很開心從受訪者身上學習到獨立思辨能力,對未來職場發展有願景及思考。面對職場的各種困境,受訪者總是能善用方法化解,並沒有帶著兩性的觀點去看待工作職場歧視問題,不斷堅持憑自己的努力,讓自己越來越好,給予我們正面能量和中肯建議。」
 
在此,透過介紹本計畫的研究成果拋磚引玉,希望也能提供其他有志追求科技職涯的女學生作為參考!
 
 
按此下載看完整的「角色楷模學習輔導方案應用於科技領域女性大學生之成效研究」成果報告!
 
參考資料:
  1. 楊龍立(1996)。男女學生科學興趣差異的評析。臺北市:文景。
  2. 蔡麗玲(2010)。理工能力優異女性學習適應與生涯挑戰—性別與認同研究取向(II)。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專題研究計畫期末成果報告(NSC96-2628-S-017-001-MY2),未出版。
  3. Bandura, A. (1977). Self-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 Psychological Review, 84, 191-215.
  4. Gibson, D. E. (2004). Role models in career development: New directions for theory and research. Journal of Vocational Behavior, 65, 134-156.
  5. Milgram, D. (2011). How to recruit women and girls to the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 (STEM) classroom. Technology and Engineering Teacher, 71(3), 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