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此文:這篇文章介紹了由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陳宜倩教授所主持的科技部105年度性別與科技研究計畫「從法院到教室:八個改變台灣的婦女與LGBT法律訴訟」之研究成果。
 
作者/陳宜倩(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女人當總統了,然後呢?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女士成為台灣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註一)。由於她不是某政治家的太太或女兒,這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女性領導人崛起路線不同,因而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很好奇這個獨自屹立在太平洋的島國是怎麼做到的、如何成為今日這個樣貌。我也想知道,台灣真是性別平等的國家嗎?在歧視女性的法律修正後,性別平等了嗎?法律究竟改變了什麼?
 
我挑選了八個改變台灣婦女與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權利的法律案件,將之編寫為教學案例,希望把不同性別樣貌的人生故事(包括他們的苦痛與尋求解藥的過程)帶到教室中,刺激同學討論。透過案例,我們一方面學習台灣的法律規範與司法體系運作機制,另一方面跨越傳統法律領域(包括憲法、民法、刑法、行政法各法領域),不受其侷限,挖掘法律規範內建的「異性戀」且「男性至上」價值,思索改變預設值之行動策略。
 
同時,將八個案例放在一起進行分析,閱讀苦主們「孤獨但燦爛」的勵志故事,亦將幫助我們理解台灣法律中「男女」意義之侷限與逐漸擴展,以及後來「性別」意涵之轉化,進而看見權力有差異的主體們爭取權利並展現多元面貌的軌跡。
 
法律案件「說故事」:不只是媽媽、太太或女兒
 
女性向來被期待當個好媽媽、好太太。而婦女運動企圖改變人們對於女性「能做什麼」與「不能做什麼」的刻板印象,以重構女性主體性。在八個案例中,首先是兩位媽媽向大法官聲請(質問):民法中父母對於子女重大權利事項意見不一時,「爸爸說了算」的規定合乎憲法嗎(註二)?後來大法官釋字第365號解釋宣告此規定違憲。接著,有人妻挑戰民法夫之住所為婚姻住所的規定(註三)不就是俗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還有一位女性以女兒角色挑戰「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化身在行政院退輔會行政要點中的規定(註四),提問為什麼嫁出去的女兒不能繼承土地與眷舍、但結了婚的兒子卻可以?
 
這三個案例一起挑戰了台灣主流社會的集體偏見。在台灣,女人被要求成為母親、妻子、乖女兒(或媳婦),但卻沒有相對應的權利,因此在日常生活有許多受苦經驗。她們挺身而出控訴法律規定本身就是不公平,讓人們逐漸理解,法律一直以來都明白地偏愛作為父親、丈夫、兒子的男人,毫不隱藏。
 
在大法官回應指出這些規定違反男女平等、命立法者限期修正法律後,女人的命終於不再像油麻菜籽。過去女人必須仰賴是否遇見良人來決定一生幸福;而現在女人終於成為受到憲法保障的國民。女人本就應該是男人的生活夥伴,而不是男人身後的「賤內」、步兵(有些「一家之主」在家好像在帶兵)或地板(男人為天)。
 
法律案件「說故事」:不只是花瓶、便利貼
 
除了在傳統上被認為是女人最終歸宿的家庭外,女人在「學校」與「職場」的處境又是如何呢?在職場、學校,女性也想要成為「同事」,或是老師心目中有潛力成就功業的學生,而不是常被忽略的花瓶或者便利貼。八個案例中亦有懷抱夢想但因事與願違而受了傷的女性,與婦女團體合作,透過訴訟主張自己的平等就學與工作權利。例如,受到醫師性騷擾的女護士成功主張職場性騷擾,後來獲得民事賠償(註五)。而受到老師性騷擾的女學生成功爭取其就學權益(註六),促使教育部訂定大專院校性騷擾防治準則,並分別逐步推動《性別工作平等法》與《性別平等教育法》立法通過,以更積極地促進職場與學校的性別友善環境。
       
台灣傳統社會遵循「男女有別,男尊女卑」古訓,舊有的法律體系也反映了這個立場。而文化與法律兩者交互作用,不論女人擔任什麼樣的角色(母親、女兒、妻子、學生、勞工等),相較於男性,在各個生活領域的權利都打了折而受到限制。這即是女性主義者所謂的「父權」法律體系。看來這樣的法律體系並沒有能力「改過自新」而是要受傷的女人們一一前去叩問,才在壓力下不甘願地這裡改一點,那裡改一點。
 
從「男女」平等到「性別」平等
 
社會主流的性別二元規範強調男女有別,且「重男輕女」。人們對於性別的認識,來自於生殖導向的男女二元概念。故法律規範中所展現的男與女,指的是生理性別(sex)的男與女,並沒有包含生理性別之外其他面向的意義。但是,「女人要有女人的樣子」這種期待中的女性樣貌並不是寫在基因裡,而是透過社會化或者學習與每天練習而成的。「女人的樣子」這樣的說法已包含了「社會性別」(gender)或者每個人根據自己性別認同之外展外顯的「性別表現」(gender expression)。
       
當我們說「男人」、「女人」、「男人的」、「女人的」,指的是什麼意思?是指具有男女性生殖器官的外顯性徵?還是為人處世的形象特質?人們也常說「真正的」女人溫柔纖細、長髮飄逸、體貼、愛男人;「真正的」男人則堅強剛毅、短髮俐落、負責認真、愛女人。難道「性別」還內建了情慾愛慕對象是誰?主流社會存在評斷男女的獨斷看法,認為「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表現」、「性傾向」、「性別認同」五合一,而且就是身分證上的「法定性別」(參見表一)。
 
表一、男女二元性別規範(作者自繪)
俗稱 生理性別 社會性別 性別表現 性傾向 性別認同 法定性別
喜男
喜女

 

社會上只要有人不符合上述標準,就容易遭受異樣眼光、性(別)騷擾或性霸凌,無法享受平等權利,例如聲音或個性被質疑「不像男性」、男性愛上男性、出生為男兒身卻認為自己是女性等情形。而透過當事人活生生血淋淋的傷心故事,社會倡議促成的《性別工作平等法》與《性別平等教育法》中,也將「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明文列為不得歧視的基準,不論在學校或職場皆然。目前台灣已有相關案例:具有陰柔氣質的男孩死在校園裡(性別表現)(註七);兩位跨性別者的婚姻受到國家的質疑(性別認同)(註八);同性伴侶不能登記結婚(性傾向)。在這些案例中,當事人因為某一特定性別面向不符主流標準而權利受損,有的最後獲得法院訴訟勝訴,有的則是經立法者肯認而通過立法規範。台灣法律發展到此階段,「男女有別」受到根本的挑戰。
 
接下來,也是最困難的問題:這世界上真的只有男性與女性嗎?會不會有其他的可能性?雙性人的基本權利呢?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性別?它應像是人類眼睛的顏色(不可改變)、協助人類生活起居的義肢(可以與原先的身體結合協力)、或者我們每天選擇的裝扮(身外之物但是對每個人有獨特意義)?我們是否應該在出生登記上創造第三種可能性,讓所有無法被男女定義的人們都有自我肯定的可能?這八個改變台灣婦女與LGBT權利之法律訴訟案件,累積起來可能已經指引台灣一個明確的方向。
 
註一:作者於擔任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時正逢總統大選期間,新知針對各黨總統人選依循往例提問性別相關政策,請參考「女人當總統,然後呢?」<https://www.awakening.org.tw/publication-content/4525>(最後造訪2020.08.01)
 
註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65號宣告民法此規定,父母針對民法關於未成年子女重大事項權利行使,意見不一致時,以父親意見為意見,違反憲法第7條人民無分男女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此條文限期失效。梁秋蓉的故事。
 
註三: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52號。
 
註四: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57號。當時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發布之「本會各農場有眷屬員就醫、就養或死亡開缺後房舍土地處理要點」第四點第三項規定,「死亡場員之遺眷如改嫁他人而無子女者或僅有女兒,其女兒出嫁後均應無條件收回土地及眷舍,如有兒子准由兒子繼承其權利」。藍月碧的故事。
 
註五:長庚醫院女性護士成功對於男性醫師性騷擾求償。
 
註六:台北科技大學女學生申訴男教師性騷擾案件。參見「玫瑰的戰爭」紀錄片。
 
註七:參考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95年上更(二)字第169號判決。最終高等法院判處葉永鋕死亡當時學校的校長、總務主任、庶務組長等,因過失致人於死(分別是五個月、四個月及三個月有期徒刑),而不是以業務過失致人於死被判決。關於此判決與性別的關係,請參考陳惠馨教授,葉永鋕案與性別的關係—一個法律人的觀點,收錄於《擁抱玫瑰少年》,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第60-69頁(2006)。
 
註八:參考[立法委員鄭麗君新聞稿]內政部承認吳伊婷及吳芷儀跨性婚姻合法,https://www.ly.gov.tw/Pages/Detail.aspx?nodeid=12362&pid=159968(2021.01.04 最後造訪)。
 
 
按此下載看完整的「從法院到教室:八個改變台灣的婦女與LGBT法律訴訟」成果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