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GIST

關於科技部『促進科技領域之性別研究』規劃推動

本計畫以「性別平衡」與「性別化創新」為兩大核心主軸,協助訂定國家性別與科技政策走向,並協助制訂國內性別與科技專題研究方向。建立性別主流化推動規模與運作模式,期能促成未來有助於國家性別與科技政策推動之助力。

2016年10月4日

1. 疼痛研究評論─平等不必是痛苦的 反思動物實驗中的性別失衡與危險

加拿大神經學專家Dr. Jeffery S. Mogi 今年於《Nature》期刊發表一篇探討疼痛的性別差異評論,並精確地剖析科學研究僅用公鼠進行動物實驗的風險與危機。

Dr. Mogi 認為人們對於疼痛與陣痛的感受存在性別差異,在他還是博士生時,在某次意外的實驗結果中發現了這項事實,當時他利用實驗數據結果進行分析後,發現正在研究的藥物使用在公鼠身上會有顯著效果,但該藥物卻對母鼠沒有任何效用。

Dr. Mogi 當時認為這項出乎意料的發現應該可引起同儕們的興趣,但事實卻是令人失望的,因為他的同事們毫不理會這項「不合常態」的發現,並認為Dr. Mogi應該更專注於研究的「真正」現象。所幸,Dr. Mogi 並沒有聽從同事們的建議,並在往後的研究生涯致力於疼痛的性別差異研究。然而,25年過去了,目前許多疼痛研究實驗仍以公鼠為主,研究者鮮少在實驗中使用雌性動物。

研究指出,女性相對於男性,對疼痛的反應更為敏感且耐受度也較低。此外,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處理疼痛的過程也存在顯著的性別差異。舉例來說,Dr. Mogi和同事發現,公母鼠脊髓中處理疼痛的免疫細胞是完全不同的:公鼠是小膠質細胞,而母鼠是T細胞。

近年,科學研究已逐漸關注動物實驗的性別差異,例如,2014年美國衛生研究院(NIH)規定臨床前研究 ( preclinical research) 必須將性別視為一項生物性變項。然而,在疼痛研究領域中,研究者仍只使用雄性齧齒動物進行實驗。統計在2015年發表在《疼痛研究》期刊中的71篇論文發現,其中56篇僅用雄性動物,6篇僅用雌性動物(其中4篇是針對雌性動物研究),6篇沒有註明動物性別。只有3篇論文(佔4.2%)使用兩種性別進行研究。

接著,我們要問的是為什麼在疼痛研究中加入雌性動物會遇到這麼多阻礙?Dr. Mogi在與研究學者的交流中,發現研究者有下列三件擔憂。

第一,研究者擔心加入雌性動物後會增加實驗結果的變量與不確定性,因為雌性激素可能誘發波動,而需要更多實驗對象,提高研究成本。這種擔憂看似有理,但在實證上是錯的。因為影響母鼠疼痛數據的變項因素不會比公鼠多,而影響公鼠數據的因素更多是來自社會等級,如:公鼠會與同性爭奪社會地位。一直以來,實驗動物是處於從屬、支配位置或競爭關係都會影響實驗結果。

第二,許多研究者認為NIH的政策是強迫增加樣本數,提高實驗成本。但Dr. Mogi認為這觀點是錯的。因為NIH的性別政策是要求實驗應適當考慮性別因素,並不是要求要生產大量的統計數據。NIH要求實驗加入雌性動物其實足以讓研究者觀察到重要的性別差異發現,例如前述處理疼痛的細胞案例。若目前有十個雄性樣本,在NIH的政策下,應將其中五個樣本替換為雌性。在不嚴重影響實驗成本的條件下,其實反而可以揭露重要的性別發現。

Dr. Mogi認為,研究者有義務解決影響社會的重大問題。在疼痛研究中,多數患者是女性,但如果實驗都是以雄性動物進行,最終也只能得出對男性有效的結果。反而,忽略多數患者是女性的這項事實,並辜負了身為研究者的職責。

Dr. Mogi想對研究者說:從今天起,若在實驗中加入母鼠,你不會有任何損失,但受苦於疼痛的女性與男性們卻都會從中受益。

詳參: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35/n7611_supp/pdf/535S7a.pdf

2. 《美國生物實驗協會聯盟》出版〈臨床前研究應視性別為生物性變項〉一文

詳參: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682203?dopt=Abstract

延伸閱讀:http://taiwan-gist.net/index.php/en/2016-08-12-14-55-48/88-gendered-innovations-nih%E7%9A%84%E6%96%B0%E6%8C%87%E5%B0%8E%E6%96%B9%E9%87%9D%EF%BC%9A%E5%9C%A8%E8%87%A8%E5%BA%8A%E5%89%8D%E7%A0%94%E7%A9%B6%E4%B8%AD%E5%B0%87%E7%94%9F%E7%90%86%E6%80%A7%E5%88%A5%E8%A6%96%E7%82%BA%E7%94%9F%E7%89%A9%E6%80%A7%E8%AE%8A%E9%A0%85